上海奉贤:“黄桃之乡”镇村干部谈优势产业发展的瓶颈和尴尬

    “我们村里现在种黄桃的果农,大都是60岁以上老年人,年纪轻的都不愿意种桃子了”,“每年修剪黄桃树枝,如果不安排集中堆放的地方,桃农便会丢弃在小河浜里,不清理的话会给河道环境造成影响”,“我们村里想借黄桃概念发展黄桃经济,做民宿产业,但苦于没有政策扶持”…… 近日,市委农办大调研人员来到“黄桃之乡”奉贤区青村镇开展调研工作。

    3个小时的座谈里,10多名镇村干部围绕土地流转、农田基础设施、乡村治理一体化、田园综合体建设等话题,畅谈各自在工作中遇到的难点和困惑。大家提及最多的,是黄桃种植、销售等过程中遇到的瓶颈和尴尬。关于黄桃产业发展,参与座谈的镇村干部们有很多话要讲。

  现状:黄桃种植

  遭遇“三老”尴尬

  青村镇位于奉贤区中部,素有“奉贤黄桃之乡”之美誉,其特色农产品“奉贤黄桃”已有30多年的种植历史,被农业部和国家质检总局认定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如今,该镇的这一优势产业也面临着诸多发展瓶颈。

  大调研座谈中,好几个村的负责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桃树老了,种桃的地老了,种桃的人也老了”的感慨。

  “三老”尴尬之一,是黄桃树龄的“老化”。目前青村镇的5万亩基本农田中,有1万亩种植黄桃。这些桃树很大一部分存在种植时间太久的问题,树龄已有十几年甚至二十多年,早已过了盛产期,导致黄桃果品质量下降、品种老化,因此也在一定程度上给黄桃销售带来了困难。

  “三老”尴尬之二,是种桃土地的“老化”。因为长年种植单一作物,造成桃田土壤养分退化、肥力下降。为了确保黄桃品质和产量,桃农田间管理时的难度增加了,生产成本也由此相应上升。新张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陶军贤还反映,目前种桃树的农田大都高低不平,没有平整过,落差大的可达1米,这也给水利灌溉等带来难题。在土地管理比如土地大平整方面,能否出台有利于桃农的相应政策?

  “三老”尴尬之三,是桃农年龄结构的老化。“老年人做不动,年轻人不愿种”,多名村干部在座谈时向调研组表达了对种桃“后继无人”的担忧。解放村支部书记张杰介绍说,他们村黄桃种植面积2600多亩。目前在种桃的基本上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他用当地流传的一句玩笑话来形容这一老龄化程度——桃农中60到70岁的,是“青年人”;70到80岁的,是“中年人”;80到90岁的,才是“老年人”。“农村劳动力尤其是年轻劳动力非常宝贵,怎样才能吸引他们加入到农业生产队伍中来?”村干部的疑问,或许道出了“三农”基层干部的普遍焦虑。

  思虑:如何保住

  黄桃特色农产品优势?

  座谈会上还有村干部指出,零敲碎打的散户种植、销售模式,带来了销售难题,卖不掉的桃子只能烂在地里,影响了果农的收入。青村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李晓青认为,要解决销售难,关键是要提高土壤肥力、提升黄桃品质。他还提出,目前进行的土地流转工作开展中,能否将地上的黄桃生产要素按树龄进行折价流转。

  “我们考虑最多的是,在建设都市现代绿色农业、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过程中,如何通过切实可行的措施,很好地保住奉贤黄桃这一特色农产品的优势?”青村镇主管农业的副镇长潘敏在座谈会上说,青村镇被列入特色农产品示范区,结合“三区划定”工作,要加快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步伐,打造以奉贤黄桃为龙头的优势产业。围绕黄桃特色品牌建设,该镇连续多年举办“上海奉贤黄桃节”、黄桃擂台赛等活动。但是目前全镇农业投入、资金整合等力度不足的问题没有完全得到解决。包括黄桃种植专业合作社在内的大多数农业合作社与农户之间依然只是松散的买卖关系,产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建设有待提高。镇里也在考虑落实配套措施,安排扶持资金,积极鼓励和支持农户将土地向协会、合作社、家庭农场、集体组织流转。同时,他也希望奉贤黄桃能够借助科研力量进行优化升级,继“锦香、锦园、锦绣、锦花”4个优质品种之后,培育出5.0升级版品牌。

  在仔细听取座谈会上基层干部提出的各种问题、困惑和难点之后,调研组认真做了回应。调研组表示,他们将向市农科院等科研单位进行意见反馈,力争加大科技支持力度,帮助奉贤黄桃产业转型升级。同时,他们建议,提升桃农的组织化程度,提升合作社的专业化水平,带动农民增收,提升农民的获得感。

  据悉,下一步,调研组还将针对座谈会上提到的一些突出矛盾和棘手问题,深入到村里了解具体情况,再向相关部门进行问题反映,争取尽早找出解决方法。


东方城乡报 记者 张红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