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树老了,品种并没有老化 桃园改造,技术上没有问题
■市农科院林果所所长叶正文身后的这些黄桃树,已有二三十岁“高龄”。
  □记者 张红英 

  今年春节前市委农办大调研组到“奉贤黄桃之乡”青村镇进行调研时,镇村干部在座谈时纷纷表达了对黄桃产业所面临的“树老、地老、(种桃的)人也老”的担忧(详见本报2018年2月6日A4版)。这一情况引起了市、区相关部门的极大关注和重视。目前,市委农办已将此列入大调研重点课题,逐一寻求黄桃“三老”尴尬的破解之道。3月15日,调研组借走入青村镇解放村开展调研的机会,特意请市农科院专家等,针对桃树“老龄化”等问题,到桃园进行现场“把脉开方”。

  走进青村镇湾张村3组的一片桃园,无需凑近就能清楚看到,桃枝表面斑驳粗糙,长满了结疤和疙瘩。市农科院林果所所长叶正文指着园内一棵棵看似粗壮的桃树对记者说,这些桃树的树枝其实相当脆弱,稍稍用力就能将枝梢折断,这些桃树肯定“年事已高”。果然,桃园主人、80岁的钱阿婆给出了确切答案——桃树还是她50岁那年种下的。如此算来,她家的桃树已经有30岁“高龄”了。“桃树的产量每年下降,结出的桃子品质也在下降,吃口也没老早好。这些树和我一样,真的已经老了!”钱阿婆无奈感慨。

  从上世纪80年代算起,奉贤黄桃已有30多年的种植发展历史,颇具声誉。不过,盛名之下,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在青村镇,像钱阿婆桃园这样的栽种于上世纪的老桃树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这些桃树早已过了盛果期,但现在仍在“超龄服役”,由此造成土壤板结、养分退化,桃树生产能力和果品品质下降,进而影响了桃农的收益。在奉贤黄桃业协会会长、奉贤黄桃研究所高级农艺师刘福良等人看来,其实黄桃树老化的问题早几年就已显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问题如今更加突出。

  每年都要到青村镇走访种植户的叶正文,对奉贤黄桃产业的情况也并不陌生。如何让老桃树焕发新生机?此次“专家门诊”,叶正文给出了他的初步诊断“处方”。首先,他认为,奉贤黄桃树的确好多都老了,但是品种并没有老化。目前,青村镇所种植的黄桃有锦绣、锦香、锦园、锦花4个品种,其中3个被列为农业部推荐品种。因此,从品种更新角度讲,他认为,一方面,科技部门可以对锦绣等成熟品种提纯复壮,将已有品种进行进一步的优化;另一方面,市农科院已培育出新的黄桃品种并在金山等区试种,青村可以鼓励种植户栽种新的品种,以更好拉开茬口,延长黄桃的上市期。

  其次,要想提质增效,桃园更新改造工作一定要做好。换地种植、轮茬种植,是比较有效的方法。据悉,浦东已于几年前开始花大力气对老旧南汇水蜜桃果园进行改造。由浦东新区农技中心主持的上海市科技推广项目“老桃园更新改建技术研究与示范”日前顺利通过验收。该项目的“挖清根、淹好水、改好土”等系列措施组成老桃园土壤连作障碍处理技术和改建新桃园“再规划”(采用新品种、新技术、新材料、种成苗)综合技术,具有较强的实用性和针对性。叶正文建议,青村镇的黄桃园改建,可以适当借鉴学习。鉴于青村镇黄桃生产基本都是农户零散种植、规模普遍不大的实际情况,他同时建议,青村镇先要摸清“家底”,对全镇黄桃树树龄、各品种数量等情况进行全面的调查掌握,果园更新可以统一规划、分批进行,成熟一片改造一片。

  此外,叶正文表示,黄桃产业可持续发展,还应充分考虑现有劳动力年龄偏大的实际,引进示范果园机械化生产技术,以降低果农的劳动强度,这是解决种桃人老问题的关键。

  一同参加现场“会诊”的市农委种植业办、市农经站,奉贤区农技中心、奉贤区林业站等负责人也一致认为,黄桃园改造要以发展新理念为统领,依托黄桃专业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加快果园流转,促进规模经营和品牌建设,依靠技术集成和机制创新,加强指导服务,通过政策扶持,推进黄桃优势产区老果园改造,示范带动黄桃提质增效、桃业转型升级、桃农增收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