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界的"奇异果外交"和"上海速度"

    在上海的水果市场,广为消费者熟知的新西兰进口品牌“佳沛(Ze-spri)”“多乐(DOLE)”猕猴桃,偶会遭遇不法分子在“山寨果”表面的坑洞上贴假冒商标,浑水摸鱼的情况。

  对于这些冒用自家贴标的“山寨奇异果”,上述品牌方早已深恶痛绝。但棘手的是,水果商品存在对侵权认定的法律适用疑惑以及取证难等瓶颈。而行政监管部门对个案的处罚也不足以震慑那些制假贩假的不法分子。

  然而在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一面由新西兰驻沪总领事亲自送上门的锦旗,讲述了一段成功打击侵犯知产犯罪的“奇异果外交”故事。这得益于上海检察机关积极运用行刑衔接、走访调研等工作机制,在办理侵犯知产犯罪案件中做到提前介入、快捕快诉,对制假售假的整条利益链实施了追根溯源的追查,更创下“2个工作日批捕”的“上海速度”,突破了以往处置侵犯知产犯罪的瓶颈,震撼了企业方,也有效保障了上海的法治化营商环境。

  “奇异果”外交的示范效应

  对于新西兰你知道多少?羊毛、奶粉抑或其他?事实上,“奇异果”猕猴桃也是新西兰出口创汇的一大支柱产业。在每年5至12月的销售季,国际市场70%的猕猴桃产自新西兰,其中就有著名品牌佳沛、多乐等,广为各国消费者熟知。

  2017年8月的一天,新西兰驻沪总领事馆葛甘楠总领事来到浦东新区检察院,将一面写有“捍卫知识产权、保障食品安全”的锦旗亲手赠予该院吴菊萍命名检察官。

  不久前,正是在吴菊萍检察官的指控下,万某某等13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明知系假冒“佳沛”“多乐”等注册商标的水果贴标,仍大量购入并通过网络及门店销售,被浦东检方批准逮捕。2018年1月11日,万某某等13名被告人被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集中宣判犯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分别获刑。

  “这次集中宣判,法律适用之准确,震慑力度之大,充分彰显了司法机关对于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的打击决心。”吴菊萍告诉记者。

  对于本案权利人的高度认可,吴菊萍认为:“过去,当这些品牌企业发现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也会去行政监督机关进行举报,并由执法机关针对侵权行为作出行政处罚。但受到法律适用疑惑、取证难等瓶颈制约,这些处罚多以对个案采取罚款,达不到足够的震慑效果。而本案的侦办、起诉和宣判,为营造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公平公正的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起到了示范作用。”

  “行刑衔接”的有益突破

  浦东检方这次成功的“奇异果”外交,也创下了上海检察机关的又一个“首例”——在保护知识产权领域,填补了行刑衔接的机制空白。

  “猕猴桃等水果商品,和箱包服饰等设计类产品有所不同。过去,品牌方如在个别市场发现一些带有假冒贴标的水果,行政监管部门接举报开展查处时,通常会遇到‘法律适用难’和‘取证难’。因为一个品牌水果和一个‘山寨水果’,两者除了贴标的真伪,很难从外观上直接辨别原产地。更为困难的是,如果认定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但由于水果单价不高,个案的待销售金额很难达到15万元的起刑点,对于不法分子的震慑力也有限。”吴菊萍向记者介绍了一些商家知产维权的难题。这正是“佳沛”“多乐”等企业过去陷入的维权瓶颈。

  行刑衔接,是检察机关为打破这类瓶颈采取的有益探索。通过浦东检方两法衔接平台、命名检察官派驻区知识产权局办公点等“触角”,吴菊萍和同事们主动发现、提前介入本案。

  在检察官的介入下,侦办部门对案件的取证、法律适用等问题均得到了适时引导。检察官的办案思路让有关各方获得启发:“只要顺藤摸瓜,固定住利益链上游不法分子大量非法制售假冒注册商标标识的证据,同样可将他们绳之以法。”

  通过侦办部门和检察机关的合力排摸、取证,2017年5月25日,公安机关将涉案的6个窝点、13名嫌疑人人赃俱获,查获印有品牌商标的贴标120余万件,为本案的审理、宣判提供了坚实证据。

  2个工作日批捕的“上海速度”

  无独有偶,葛甘楠总领事对本市检察机关的赞许,也引起了上海上美化妆品有限公司稽核经理李志强的共鸣。

  “我们公司的打假团队面向全国市场收集线索。但这起‘韩束案’,从线索移交到批捕,只用了2个工作日!别说我没见过,公安的同志也说从没那么快。”时隔1年多,李志强仍对记者表达着他的惊叹。

  2017年3月,奉贤区人民检察院“东方美谷”检察工作室在走访企业过程中得知,2名男子有涉嫌销售假冒韩束品牌化妆品的行为。检察工作室立即组织“首办监督员”提前介入,启动快速办理机制,用时仅2个工作日,就将涉嫌售假的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此后的几个月里,检方仍持续追溯本案制假售假的利益链上游,不断批捕新的犯罪嫌疑人。

  伽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市场秩序维护主管米春月说:“这起案件在我们化妆品行业的影响很大。因为我们看到,侦办侵犯知产犯罪不再局限于个案,而是持续追查到上家,追溯到源头工厂,最终给他们来个‘一锅端’,狠狠震慑了这些制假贩假的不法分子。”

  李志强、米春月等企业代表纷纷表示,韩束一案的高效办理让公司负责人深感欣慰,并称:“再发现侵权线索不用跨省去广东举报了。我们就认上海奉贤,认准‘东方美谷’检察工作室。”

  另据记者了解,目前由奉贤检方起诉的侵犯知产犯罪案件,均被安排在闵行区人民法院知产庭审理。但近期经有关各方协商,对于部分涉东方美谷入驻企业的侵犯知产案件,闵行法院计划在东方美谷园区内开庭审理,进一步降低企业的诉讼成本。

  

摘选《上海法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