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奖草莓解码乡村振兴

 

孙绍波 画
  孙 云

  屋外,时阴时雨令人懊恼;屋内,捧上一盆红艳艳的草莓,心情也变得更好了。连日阴雨的上海,迎来了最适合吃草莓的季节。更何况,在全国屡获金奖银奖的最佳草莓,就种在我们的家门口——浦东。

  你可能会惊讶,原来,在寸土寸金的上海,不止有摩天高楼、浦江风光,还有农田桑陌、美丽乡村;原来,在寸土寸金的浦东,不止有堪称上海优化营商环境标杆性成果的上海最大外资制造业项目特斯拉,还有同样能代表上海品牌的浦东果农。探究浦东草莓屡获金奖的奥秘,或许有助于解开探寻浦东乃至上海三农发展和乡村振兴之路的密码。

  位于浦东惠南镇的上海绿妮瓜果专业合作社此次是第一次参加全国性的草莓评比。初生牛犊不怕虎,绿妮第一次参赛就捧得金奖,浦东农技中心经作科科长倪秀红感慨说,这与果农的精心栽培是分不开的。别的不说,就从他们在选取“参赛选手”时的态度——戴着白手套进棚采摘——就能看出浦东果农与众不同的职业素养。所以,在比赛中,“绿妮选手”个头均匀,个个都是高颜值,第一眼印象就秒杀了评委们,各项外观指标均拿到了满分。

  在擂台赛中共同为上海争光的,还有在2017年的全国草莓评比中获得过金奖的浦东康桥镇石门村社区股份合作社,这次他们与位于宣桥镇的上海国朝果蔬专业合作社一起获得了银奖。其实,草莓在浦东种植的历史不算特别悠久,农户仅有约280户,面积也不大,仅有3000亩,与历史更悠久、规模更大的外区乃至外省市相比,资历只能算“小弟”。不过,长江后浪推前浪,倪秀红说,浦东果农重视品牌和品质,积极建设草莓绿色安全防控示范点,通过各种绿色环保的方式来提高草莓的安全性,同时,牺牲产量换质量,商品率和精品率都更高,所以,不仅在上海和全国的评比中屡获金奖,更带来了果农与市民的双赢。

  十几年来,倪秀红眼看着浦东草莓品牌越来越响,得到上海市民的喜爱,也看到了果农们的收入越来越高,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种草莓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年轻人回乡务农,是三农发展的一个可喜现象,更是乡村振兴的一股新鲜势力。浦东康桥镇石门村社区股份合作社的带头人王广建有一个在业内大名鼎鼎的岳父——浦东高东草莓园的创始人。2017年,翁婿俩分获全国草莓评比金奖银奖,在业内也传为一段佳话。

  上世纪90年代,浦东从“草莓之乡”浙江奉化请来王广建的岳父,建立了浦东第一个成规模的草莓种植示范园。2012年,康桥镇石门村把王广建请来,在康桥镇最后一块基本农田里打造精品特色农业。种植草莓已有20多年的王广建对新老两代果农的变化深有体会。他说,年轻人种地,安全意识和生态理念更强,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和农产品的绿色安全更有保障。

  与王广建有相同感受的还有许多年轻的“农二代”。

  十几年前,愿意重回农门的年轻人凤毛麟角。“全国种粮大户”、上海沧海桑田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正权的大女儿张玲玲曾经在事业单位工作,刚辞职来种地的时候,她时常有一种孤独的感觉:“站在东滩万亩良田中,周围的年轻人实在太少太少了。”然而,时过境迁,如今在东滩附近,已经出现了种草莓的、养种猪的、种扁豆的、种水稻的、种桃子、种西瓜的……成群的年轻人从城市回到乡村,一起为生态种植、精品农业创业打拼。

  在上海市农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农二代”有一个更加规范的称呼: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这些年轻人大多有大学学历和其他行业的工作背景,当他们因为出于对家乡的感情和对长辈的孝心回到农村,他们不会再像老一辈那样,只靠经验和摸索种地,而是需要参加培训,持证上岗,成为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

  按照“十三五”规划,上海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动的农田面积将占到全市农业经营用地面积的90%,带动农户数占全市务农农户数比例也将达到90%。年轻人带来的观念改变是实打实的,他们的精品农业探索也广受专家看好,是上海这座特大型城市发展农业的一条可行之路。

  对于一颗小小的草莓来说,城市当然是一个庞然大物,然而,用数据来衡量,上海的耕地面积却十分有限。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城市地价动态监测组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全国主要城市地价监测报告》显示,包括上海在内的全国四座一线城市的城市综合地价为12611元,是三线城市2017元的6.25倍,商服和住宅地价的差距则更大。在这样一座寸土寸金的城市里,要守护耕地红线,要更好地满足市民需求,粗放式的农业经营理应被逐渐淘汰,农业生物技术、农业信息技术、“互联网+”现代农业行动等应当发挥更大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小小一颗草莓,不能撬动地球,但是其中所展示出的乡村振兴之样本意义却值得关注。(转载自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