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新中国的同龄人
  □ 上海市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农业推广研究员  郁樊敏

  共和国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正朝气蓬勃、大步迈向新的征程,创造新的奇迹。我时常在想,在这伟大的时代,还能为祖国做点什么,才不辜负我与共和国同龄这个特殊的身份。每当有人问我今年多大年纪,我就会自豪地说:“我与共和国同龄。”作为上海蔬菜生产发展的亲历者,我想,我有责任为后代留下上海农业改革发展的历史。

  每当有人问我:今年多大年纪,我就会自豪地说:“我与共和国同龄!”

  是呀!我与共和国同龄、也与共和国共命运。记得共和国三年困难时期,我正在读小学,那时饭吃不饱,每当上课到中午的时候就肚子饿得咕咕叫,嘴里冒酸水,那种刻骨铭心的饥饿使我终生难忘。老师告诉我们,共和国正在遭遇暂时的困难,苏联逼债、国家遭受三年自然灾害,农业歉收,大家都是勒紧裤腰带,与我们的祖国共渡难关。那时,我和几个同学经常放学后跑到附近生产队收完庄稼的田地里,捡拾卷心菜与花菜的菜根,刨去外皮,剩下内芯,直接啃咬着吃,以此充饥,感觉这是世界上最美味的“水果”了。当时,我就有个理想:长大了当个农业科学家,让庄稼年年丰收,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天天吃饱饭。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我上大学的梦想落空了。1969年1月,响应国家的号召,我在上海川沙县杨思公社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杨思公社是种植蔬菜的老菜区,我和生产队的贫下中农一起,战天斗地,早出晚归,还参加了青年突击队。学会了蔬菜的播种、秧苗的管理、知道了番茄种植的最佳时间、掌握了黄瓜、豇豆、花菜等蔬菜的采收技术。我和贫下中农的汗水一起流在火热的土地上,满心希望凭着我们辛勤的劳动,可以获得农业的丰收。但是,因为缺乏必要的科学知识和先进的技术手段,只是按传统经验进行生产,蔬菜的产量一直徘徊不前,遇上自然灾害则产量更低。农民的生活没有多大的改善。

  文化大革命十年中,“四人帮”鼓吹“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知识越多越反动”,把共和国的国民经济拖到了崩溃的边缘。

  1976年,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共和国迎来了新的时代;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1978年共和国科学的春天到了,我考入了上海农学院。当我从公社知青办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心情无比激动。我已是而立之年,又有了家庭和孩子,今天还能上大学?这是真的?是真的!是邓小平给了我上大学的机会。我从心底里感谢我们的党、我们的共和国,决心要好好学习,报效祖国。在上海农学院的四年学习生活,既紧张又兴奋。每天天不亮,我和同学们一样早早地起床,去校园里背外语单词,记化学方程式、预习相关的上课内容等等。虽然当时的学习条件比较艰苦,上大课的时候,几个班级的同学们挤在一起,在临时建起的草棚教室里上遗传学、植物生理学、土壤化学等课程。同学们都认真听、认真记笔记,回到宿舍,互相讨论,互相对笔记,力求把老师传授的知识真正学到手。我们心中都有一个强烈愿望:要把被四人帮耽误的时间夺回来,现在好好学习,将来为祖国的四化建设服务。

  1983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上海市农业局蔬菜技术推广站。在这里,有许多老专家、老科技工作者,我像小学生一样,不断地向他们学习、汲取新的知识,丰富自身的本领。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经过几年的努力,在老同志的指导帮助下,我逐渐熟悉了自己的业务。随着老专家的逐步退休,我接过了老一辈农业科技工作者的接力棒,为上海郊区蔬菜生产的发展,继续奋斗。我和站里的农技人员一起,试验研究推广“蔬菜大棚栽培配套技术”,使蔬菜生产做到春提前、秋延后,丰富了蔬菜上市的品种,延长了蔬菜供应期。研究推广“夏秋季遮阴网覆盖栽培技术”,使夏秋高温期间甘蓝、花菜的成苗率提高20%。研究推广“蔬菜无纺布覆盖栽培技术”,使冬春栽培的芹菜、菠菜、荠菜等产量增加,提早上市。研究推广“防虫网覆盖栽培技术”、“蔬菜杂交育种技术”、“病虫害防治技术”、“蔬菜标准化栽培技术”等等,使上海郊区的科学种菜水平上了一个新台阶,蔬菜产量、质量不断提高,农民的收入逐年增加,生活越来越好。我小时候的理想实现了。

  当共和国庆祝六十华诞的时候,我退休了。当时农技中心的领导要我发挥余热,参与编写(1978年—2010年)上海农业志种植业卷的工作,主要负责和蔬菜相关部分的编纂,我愉快地答应了。但是,农业志的编写工作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由于单位的搬迁、人员的调动、机构的变化,许多资料无法找到。即使到档案部门去查找的资料,都是一些领导讲话、工作总结和会议纪要等,与农业志需要的资料相差甚远。参加编写的工作人员大部分年纪较轻,对于1978年—2010年期间上海农业的发展进程不清楚、不了解。而这段时间上海蔬菜的生产发展我是亲历者,我有责任为后代留下上海农业发展改革的历史。于是,我和有关的编写人员一起寻访相关老同志进行座谈、查找当年的报纸、相关的杂志以及部分老同志个人收集的资料。经过了四年的不懈努力,到2015年,我们制作了上万张的资料卡片,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初稿的编写。经过全体编志人员的共同努力,对种植业卷初稿进行了七八次的修改,到2019年的3月底,形成了上报农委的内部评审稿。4月8日,经由市农委组织有关专家认真评议,一致通过,同意报市方志办评审。现在,我们还在对初稿进行不断地修改,增加照片、核对数据、精炼文字,力求把工作做得更好。

  今天,共和国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正朝气蓬勃、大步迈向新的征程,创造新的奇迹 。我时常在想,在这伟大的时代,还能为祖国做点什么,才不辜负我与共和国同龄这个特殊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