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蔬果企业如何保障上海“菜篮子”?

“由于春节放假,公司只留了30%的包装工人。但疫情爆发导致工作量激增,每天从临港出货的蔬果量有200吨左右。公司里包括市场经理在内的其他部门员工,只要身体没问题的都到工厂帮忙了。”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的上海佳农物流配送有限公司配送事业部总经理张景真说。

为了保障上海市区蔬果不断供,疫情期间不少蔬果配送企业都不得不采取了这种全部员工齐齐上阵包装一线的模式。

另一家蔬果供应商上海享农果蔬专业合作社在崇明拥有近千亩蔬菜种植基地和一个大型包装配送中心。作为保障上海“菜篮子”的一份子,理事长倪林娟将手下大部分菜农都转移到了包装配送环节工作,只留下十几个人负责田地。“东拼西凑了很多人,没日没夜地干。”她这样形容最近全公司上下的工作状态。

疫情突如其来导致居民恐慌心理,市民对蔬菜等生鲜食品的需求量要大于往年。加之出行受限致使网上采购迎来高点,蔬果配送开始从大型超市、连锁水果店等向以往业务量较少的电商平台大量转移,配送商们线上业务的增长可达到200-300%。这些因素都造成了他们在突发状况面前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自1月下旬疫情爆发以来,上海市商务委和公安交通部门就为保供企业开通了疫情防控运输服务绿色通道,发放物资保障通行证。配送商们均表示通向市区的运送过程一直比较顺利。

但疫情对货源运输的影响还是在所难免——佳农物流配送公司从菲律宾和厄瓜多尔进口的香蕉和菠萝等热带水果在到达临港的港口后遭遇了严重的滞压。张景真说,疫情导致港口管控加大,一艘货船一天的滞港费最高达到1200美元。而现有的货船出货缓慢,导致刚到的货船甚至无法靠岸,只能转移到宁波和青岛等较轻松的港口再陆运到上海,这其中的成本大幅增加。

原本往年春节期间蔬果价格就会有小幅上涨,加之今年的疫情增加了人力和运输成本以及需求量,价格潜力更大了。就最近出炉的1月居民消费价格(CPI)来看,鲜菜价格环比涨15.3%,鲜果价格环比涨5.5%,均创下阶段新高。

但张景真和倪林娟说,在他们商家看来,整体的市场价格涨幅并不大。疫情所导致的多余成本大多数还是由公司自己承担了。在假期和疫情管控双重事件叠加期间,佳农还把销售指导价的发布由每周一次改成每两周一次,目的就是延长供应价格的稳定周期。

尽力保供和稳定价格的背后,蔬果商们还在遭遇着各种不为人知的问题。由于复工时间推迟,佳农公司无法及时从买方收到货款。但为了保障“菜篮子”,公司还是顶着资金压力按时按需进行供货。

不可避免的,这导致公司自身的资金周转出现了困难。直到近两日各企业逐渐大面积复工,佳农才陆续收回账款,付清了自己拖欠的尾款。

另一边的享农合作社最初则是连基本的防疫装备都捉襟见肘。疫情爆发初期,作为负责人的倪林娟甚至不得不省下自己的口罩保障一线员工,但还是太微不足道了。“不要钱也不要命。”——她略带自嘲地说。

“不过,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未来一个月的绿叶菜供应。”倪林娟表示,疫情期间为了保障上海菜篮子,大多农户都在同一时间抢收。“菜农们没有错峰工作,这是很可怕的,有可能导致接下来的一个月到50天左右里,上海一时间一菜难求。”